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曹氏文艺

你那颗审美的眼睛、宁静的心灵——《中国舞蹈联盟》系列博客

 
 
 

日志

 
 

(转载)三宝——蒙古族作曲家讲述他与音乐的故事  

2007-07-19 14:30:06|  分类: 文化历史 人文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族人物故事系列——蒙古族作曲家三宝讲述他与音乐的故事(2003—第25期)

首播日期2003、7、14 编导:克明


  (主持人)提起三宝,很多人都熟悉他,他是著名的作曲家,蒙古族。近几年他创作了上千部音乐作品,有很多流行音乐,而且他还跟很多著名的歌手一起合作,比如像我熟悉的一些歌,像《断翅的蝴蝶》,像《我的眼里只有你》,还有《不见不散》等作品,大家都很熟悉。

  (解说)三宝的音乐非常独特,一方面,他以时尚流行音乐而文明中国乐坛,不断引起大众关注。另一方面,他在交响乐上的创作和演出也成就不断。甚至有人说,可能有两个三宝。那么三宝的这种兼容并蓄的风格是怎样形成的呢。 
 
  一九八零年以后呢,改革开放以后,很多资讯就过来了,听到了很多新的音乐,包括各种流派的,现代音乐呀、印象派的,序列音乐等,这些作曲家,后来很小的时候就听到过。比较有代表的,像巴托克呀,还有德标西这些作曲家。我们早就听过了亨德米特这样的,所以给我的音乐概念就是这样,包括说起来那个时候听了很多美国的音乐,因为在此之前呢,几乎不管是整个这个音乐圈里边,不管是做流行音乐,当然那个流行还谈不上,还没有真正开始,几乎没有听过美国的音乐,我第一次听到美国的音乐,也都是从我妈那边听到的,她搜集来的一些资料。不管是古典音乐也好,还有现代流行音乐也好,很多都是从我母亲那儿听到的,她是什么音乐都听的,去了解嘛主要是,包括这个音乐剧《猫》,比如说这部剧也是第一次听到,从我母亲那儿,拿了一张唱片听到的,所以觉得给我的影响很大,也是我到现在也是,在音乐上的概念,就是很,怎么说很开放很容易去,就是喜欢做一些这种,了解各种流派,各种时代的音乐的这么一个习惯。在写东西上,也是形成了这么一个习惯,就是说你可以尝试各种流派的一种音乐,我觉得每一种音乐、每一种流派、每一种风格都有它很精彩的地方。

  (主持人)二零零一年他的直接影响面是《童年》,在21世纪剧场,三宝的个人音乐会,也成为当时北京乐坛上一段经典的乐章。

  (解说)那天晚上,21世纪剧场无疑成了三宝个人音乐的盛会,以指挥身份带领交响乐演出的三宝和他手中那根富有魔力的指挥棒,向人们展示着他音乐的才华和魅力。而毛阿敏、刘欢、那英和孙楠四位著名歌手的加盟更使《直接影响》成为一次激情四射的演出。三宝飘逸潇洒和充满灵性的指挥,让美妙无比的音乐像小溪像湍急的河水,一浪又一浪地在金色大厅内奔涌,把听众一次又一次推向热烈地高潮。从那个时刻起,三宝确立了自己在中国乐坛的位置。

  (主持人)那天晚上我也在剧场,当三宝指挥完最后一个乐章的时候,全场那个热烈的掌声,完全出乎我的想像。我当时特别羡慕他,也是啊,在那么辉煌的大厅里,亲自指挥着自己的作品,确实让他很高兴,我当时就想,真可谓将门虎子啊,真是,三宝的母亲,就是著名的作曲家辛沪光,那三宝小时候肯定是个神童了,其实不然,他小的时候跟我们大家一样,也是一个非常调皮的小孩儿。

  小的时时候拉琴实在是,说实在话不是很喜欢练琴。因为那个苦嘛,小的时候反正父母也是软硬兼施,因为别的孩子放学回家,做完功课就可以玩了,我是不行,做完功课还得要练琴。每天都要练,天天都要练,一天连两个小时,这样。确实对于一个孩子来讲,是比较困难的一件事情,所以自然就是不太喜欢练琴,但是我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喜欢听音乐从小,就是家里面一些,我记得应该有剩下的唱片,应该有一二百张吧,全都是西方古典音乐,各式各样的唱片。然后我就是听这些唱片,所以我从小的时候,家里这点条件当时有,有一个老的唱机,还有老的一个开盘的录音机,那个时候,母亲也搜集了很多开盘的那种,大开盘的类音带,那时候还没有那个小的卡带,大开盘的录音带,也是各处搜了这些音乐资料,那些也有所以我从小就会鼓捣这些东西,家里比如说父母一不在就剩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就拿起这些东西,就听各式各样的音乐,这个环境对我的影响很大。

  (三宝母亲)小时候因为他对音乐特别敏感,一听音乐全身所有的细胞,都好像是跟那音乐有关系,所以我觉得这孩子很有那个素质,所以我那个时候呢就反正他听到音乐就手舞足蹈,那个动作跟那个音乐,配合得特别到位。我说孩子真厉害,所以呢,后来稍微就是三岁多,还不到四岁,我说正好学校有一把质量不错的那个小提琴,就是最早内蒙艺校开始建立的时候,准备收一帮小孩,后来那个琴没用,那么就在那儿放着,后来我说这个琴就让他学呗,那时候就当他玩,就是先玩着呗,玩着当中慢慢再什么,所以他那个时候呢,就拿着那个琴当玩具了,当音乐的玩具。内蒙不是有那个说唱音乐,好来宝吗,他就自己来编那个提琴不是都是五度定弦吗,编了这个调。完了在这个弦上,他又变个调来了,完了到最后到第四根弦,嗒嗒嗒没了,弦没了,没了,那话还说不明白呢,但是他就会变调了,自己进行编。还有时候比方说,小时候他有时候淘啊,闹啊,我说别闹,别闹,完了我就抱着他在我腿上坐着,我就用钢琴给他弹,讲故事,那个老猴那个小孩在那儿捣乱了,鸟来了,哗哗发大水了哗哗,反正钢琴上给他随意,边说边带音乐,不哭了,不闹了,他能听进去,以后他再给别人讲故事,他也带音乐 。

  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是把我锁在家里,反锁在家里也出不去,所以就只能在家里边听唱片了。鼓捣那些机器呀什么的,或者听收音机,我也很喜欢听收音机,那时候当时家里没有电视,就只能这样听,听收音机。那部收音机非常地好,俄罗斯的叫波罗的海,我还印象很深,那个牌子很多波段,很多超短波。那时候就可以听到国外的台,那时候很小,也听不太懂,国外台很多都是放的音乐,说话我听不懂了,就是他们一会儿就放一段音乐,一会儿就放一段音乐,就是听这些东西,调得必须得很仔细,才能听到国外的台。有的时候慢慢,它一会儿可能有干扰或者怎么样,然后又得调动一点,一点一点地那样调,调着听那个音乐。除了这些基本上小的时候,不做其它的事情,没有太多其它的,除了玩以外,没有什么太多其它的爱好,就是喜欢音乐喜欢听音乐。

  (解说)《牵手》的热播,让三宝的名字为更多的观众所熟知,所喜爱,也让他的音乐更深地印在人们心里。三宝不但以自己深情地乐思阐示了文学地主题,还同时用层层递进高潮迭起地旋律牵起了观众的手。三宝的确是一位风格多样的艺术家,但无论风格如何多变,所有作品都深藏着自己大气、舒缓、深沉的艺术特质。

  (主持人)说心里话我特别同情三宝,因为小时候我也学过小提琴,那真是苦。不过三宝学琴比我有创造性,我当时拉空弦是这样的,老师要求非常正规,拉下来一天很辛苦的,可三宝妈妈告诉我们,三宝拉空弦把琴头直接顶在墙上,这样,这样多省力气呀,小孩子就是淘气。因为淘气自然有影响学习,三宝两次考试都失败了,后来他爸爸知道了非常生气,把他的琴弦、琴轴全给他拆了,告诉三宝,你要是再贪玩就别学了。那一年,三宝15岁。

  小的时候考过音乐学院,考小提琴两度都没有考上,所以给自己很大的打击呀,觉得自己音乐上是不是不行啊,尤其是在我在内蒙,呼和浩特那个城市的时候,当时小的时候学琴很少,很少有人学琴,所以呢我小的时候,其实在内蒙文艺圈里边,也比较有名气,那个时候就没有那么小拉琴的,所以我经常登台演出。从小学七岁,六七岁,我六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就开始频繁地上台演出,独奏全都是这样的。曲目呢都是我母亲帮我改编的,有一些是民歌呀,有一些是儿歌呀,帮我改编成小提琴曲,然后就上台演出,那个时候经常是这样。所以在那个时候养成了一种,在音乐上很自信的一种状态,包括我耳朵很好小的时候勺子掉地下我就知道是什么音,就是这样,所以在这方面非常有自信。结果后来到音乐学院第一次考就没有考上 突然一下,那个时候我记得是给我,幼小的心灵一个很大的打击,实际上现在想起来也没有什么了,但当时真的是觉得,一下觉得我其实是不是并没有什么才能啊,在音乐上,我就是反问过自己这一点。

  其实三宝的内心深处并没有失去那份珍贵的自信,因为他的脚下是那片充满神奇灵性的大地,草原独有的文化,有如滴滴乳汁,滋养着少年三宝的心田,从这片大地上走出的三宝,身上自然带着那种古朴、深沉、悠远的天然气度。

  (主持人)三宝的童年时代,文化生活非常贫乏,因为我也是过来人,很清楚当时过来过去就那几部电影,像那个《列宁在十月》、《海岸风雷》什么《鲜花盛开村庄》了。那时候的小孩,很多电影台词都能背下来。我还记得当时,在放映《卖花姑娘》的时候,我还借了个开盘录音机,这么大、这么厚的那个,跟几个小伙伴到了影剧院,求那个叔叔给我们录下来,我们当时回来以后再学小提琴。其实三宝小时候他跟我们的经历是一样的。

  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三四年级吧,完了听过,就是那时候在国内放过一部片子,罗马尼亚的一部片子叫《齐波里安·波隆斯库》,那个是讲一个小提琴家,最后病死在这个家乡了,这么一个故事,当时他创的那首小提琴曲。我那时候才三四年级,给我的印象极深,我觉得特别特别喜欢,他那部作品。然后我就一定要拉这部作品,但是当然没有谱子 也没有什么,我就靠我自己的记忆,我看了好多遍这个电影,我就靠我的记忆,在小提琴上把它就给拉下来,然后谱子上再记下来,就是喜欢这部作品,他那部作品就是非常的悲,它其中有一场戏嘛。他就拉这一段的时候在监狱里边,他被关到监狱里边,跟一个小偷关在一块儿,完了这个小偷是属于那样的一个人,他就在监狱里边拉琴拉琴,最后把这个小偷给感动得哭了。

 
 
 
  (解说)亚里士多德曾经说道,悲剧是人类情感表达的最高境界,蒙古民族音乐中的悲情色彩自然成为三宝音乐风格的天然纽带, 从这眼清泉中流淌出来的音乐自然也更容易触碰到听众心灵深处那根琴弦。

  有人说我写的东西很悲,老喜欢这些这种伤感的东西,其实我个人来讲,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东西。我从小听音乐,就喜欢听这一类的东西,就是真是很悲的东西,我觉得这种东西才会让我沉下来,因为我觉得这种情绪是,最让人能刻骨铭心的一种情感,包括蒙古民歌,有听的蒙古很多的长调,那真的就是很苍凉很幽怨,有的东西是很悲,你一听就会掉眼泪,这种东西就会让你,根深蒂固地印在你的心里了。小的时候听这些民歌听得很多,所以后来写的东西,很容易就带出这样的情绪来了。

  (解说)三宝不停地在音乐之旅中去跋涉,去探索,他努力追寻着一种纯粹一种境界,那就是人类朴实情感的真实表达。

  整个大的结构是这样前面尽可能地在有起伏的前提下不要有太多的揉弦,让声音平稳一点,稍微靠点指板就可以了,再来一下,注意音准。刚才花得很厉害的,高把位。

  谈到写东西,我从来没有在写东西上面有任何压力,包括你讲的到了所谓市场上没有人管你了这个反倒我觉得很自由。给我自己的感觉,我更适合做这件事情。相对来讲作曲这个行业是很个人化的,也就是说你可以自己完成这件事情。

  (三宝母亲)在民族学院的时候他就喜欢写一点东西,自己鼓捣鼓捣啊,弄一点自己反正小提琴不是有个二重奏吗,就是那个后面,他们班里头联欢,就是那个元旦,完了也有拉琴的也有琴钢琴的,那里头没钢琴他就自己就,我那时候已经在北京歌舞团,他就礼拜六回来,做到钢琴旁像模像样地,像写东西似的,我说像模像样的,看着弹两下往那儿学,我说作曲一点没学干吗呢?他说班里联欢,我可以伴奏的。后来我看着他和声,他根本连写都没学,感觉对着呢。虽然个别声部有点不是很规范,但是和声进行那感觉特别对,结果后来听说他们演出完了以后,他那天那个礼拜天又回来。我们老师还说了,是不是你妈给你配着写的,他还觉得挺冤屈的呢 就是这种。

  一直没有放弃写东西,虽然那个时候我知道,自己学的是指挥。但是我一直在想着,将来肯定会写东西的,不止是光是搞指挥这个职业了,我顺理成章我肯定会写东西,因为我相比而言呢,我真正意义对我来讲,更喜欢创作,我觉得那个更有价值。指挥嘛,当然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我自己本身也很喜欢,但是无论如何,这个职业是演义别人的作品,永远是在演义别人的作品。当然那个时候,我的梦想呢,就是我指挥这个职业,或者说这个技术我拿到了,然后我自己将来,去指挥我自己的作品,这是我梦想的最高的一个层次,所以我一直没有放弃写东西。

  (解说)一直没有放弃作曲的三宝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追求。

  最佳音乐奖 授予影片《天上草原》的作曲 三宝

  (主持人)三宝终于赢得了大奖,可大家也许不知道,同时他还完成了,他的另一部电影音乐那就是《嘎达梅林》,46年前,他的妈创作了,那部著名的交响诗《嘎达梅林》,为蒙古民族,为国家赢得了荣誉。46年后呢,这部同一题材的电影音乐,又摆在了三宝的面前,这也许是个缘分吧。

  我的概念当中,这一部电影的配乐,我是必须要做的。而且,有很多渊源吧。就是我母亲的这个,她写了这么一个东西,而且家里因为这部作品,有很多情节在里边,所以对于我来讲呢,好像是说必须要做件事情。而且要投入全部的精力去做。

  (三宝母亲)有些段落还是非常精彩,另外蒙族音乐的那个发挥,他是抓住要害了,比方说像那个抒情的,那个牡丹那个爱情,他们牡丹和嘎达那个爱情主题,那完全是他自己创作的。所以他,他就是说,说实话他也没有专门,我教过他蒙族音乐或者这个那个,或者他也没有专门去什么。但实际上他是耳熏目染,就是那种熏的 自然的一种熏陶,小时候我们就是那个环境,内蒙艺校。整个就是民间音乐,或者民族音乐非常浓郁的,那样一个环境。经常看演出啊,看什么,就老带着他,所以他就自然那样一种,抓住了它那个要害。

  每天都来,这是我有意让她来听来的,主要是一个呢是,在这个马头琴的这种处理上,还有拉这首民歌,演奏这首民歌的时候的一种状态,去让她去在这个味道上把把关。她基本上是从几天、一个星期,差不多吧,是这样的,然后每天,我都把她请到我的工作室来,然后再帮我听一听啊是这样的。

  (三宝母亲)一般别的东西录音,他还不一定找我,就是这个就专门把我找去了。录音的时候,让我去看啊,听啊什么的。

  (解说)电影《嘎达梅林》配乐中的《英雄主题》和《爱情主题》是三宝内心情感的真实表达,也是对嘎达梅林《英雄主题》的补充和延伸。那悄然而出的一声竹笛表现出英雄光明的内心世界和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我们曾经问过三宝《嘎达梅林》最震撼你的是否是那种英雄的气概。三宝说其实最感动我的是爱,是那种对草原,对妻儿对百姓的深刻的爱。这爱,使我震撼,使我感动,这种感动也许来自于三宝对草原的思念,对草原牧人的一种尊重,当他面对祖先生长的这种大地时,心中自然会升腾起那份深情的爱和那份虔诚。

  (主持人)电影《嘎达梅林》上映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有一些媒体评价说,这是一部可以用耳朵来听的电影,你想啊,一百一十分钟的电影,九十多分钟的音乐,以至于有些人为了专门听音乐,又再次走进了电影院,观众的认可对于三宝来讲,无疑是最高的奖赏。

  至于这部片子,反正人说是去听的电影,这个我不敢这样讲,但是不管怎么说,到现在为止我还是觉得这部作品,不管是电影配乐也好,还是母亲的那部交响诗也好,我觉得至少,至少一半的功,要归在这首民歌本身。因为我从小听了太多的蒙古族的民歌,而且都是非常好听的,有些很感人的。真的是经常为这个,蒙古族这种创造力而感叹。真的是,就是在这个草原上,生活的这些人们,真的是他们,创造了太多有财富的这些东西,这个本身这个旋律确实太好听了。所以实际上我们做的工作呢,就是把它加工了一下,艺术加工了一下而已。实际上真的是一半的功劳,就归在这首民歌本身。

  (解说)《嘎达梅林》这首英雄的民歌,从科尔沁草原上传出经过草原上老一代蒙古说书艺人之口传到辛沪光的笔下又传到三宝的心中。也许通过两代人的音乐它可以传得更加久远。
 
 

(编辑:郭翠潇来源:CCTV.com)

  评论这张
 
阅读(212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