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曹氏文艺

你那颗审美的眼睛、宁静的心灵——《中国舞蹈联盟》系列博客

 
 
 

日志

 
 

(转载)高艳津子——现代舞·民族人物故事  

2007-07-19 14:32:02|  分类: 先锋流行 现当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族人物故事系列——高艳津子(2003—第46期)

        今天, 让我们来认识一位土家族的艺术家——高艳津子。这个与众不同的名字,是她小时候把自己的大名和小名连在一起创造出来的。你看,她从小就是这样喜欢标新立异。后来,高艳津子成了中国第一代少数民族现代舞的编导,她的作品获得了很多国内国外的大奖。和其他一些习惯用肢体语言来表达情感的人不同,高艳津子的语言表达能力和她的舞蹈一样出色。她不喜欢舞蹈家这个称谓,后来她选择了更适合她自己的一个词——舞者。

  高艳津子:当我要去谈现代艺术或者谈现代舞,就是张嘴就错。我觉得这就是现代艺术给我的认识。因为它最大的问题就是它能走出限制,走出框架。因为你走出来了,一下子是开的,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为你所用。所以你要说它的一个什么特征,什么观念,什么想法,你在说的时候,把它给说小了,把它说局限了,你自己给自己制造窟来着。所以谈现代艺术,我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说,就是做,或者多看。

  其实我们说的传统舞其实挺广的,因为有古典舞,甚至有古典芭蕾,还有民族舞在中国。其实它的区别,我觉得最不同的是思维上的区别,意识上的区别。区别在于传统舞它更多的是把一种情绪、把一些故事、一些戏剧化的内容传递给观众。它在创作一个东西的时候,它考虑观众的成份特别大,甚至就是主要先考虑观众,就是大家对美的那种标准的认识。或者说大家对一个情绪推动的需要、叙说。我的身体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观众能明白吗?能懂吗?我要挣扎,我要哭,这些它能明白吗?因为它要想让观众明白和懂得的时候,它的东西就有很多图解成份。就是很多是来自于生活里面的,就是大家息息相关的那些让人一下就能明白的成份在里面。甚至是思维方式是一种固定方式。所以它有一个框在里面但是就是说,现代舞跟传统舞不同的再一点就是它是属于你要重新解释一些东西。用你的脑子,用你的身体。就排掉你对你曾经习惯性的认识,重新去设计你创造你要想做的东西。所以你在做一个同样的舞蹈的时候,比如说做一个双人舞,如果是一个传统的方式,就特别简单的男女情爱的双人舞,直接做就可以了。但是如果是一个现代舞者,他可能做的方式就是男人的心。他把那个女的做的,同样双人舞,同样双人舞把这个女的做成这个男人的心脏。他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解释这个男人和女人的感情,而在传统舞来说,你就是你要把一个东西做漂亮了,做好了,做透了,然后用我们的传统文化营养,把它做的有底蕴了,到位了,它就已经很精彩了。不同就不同在这儿。

  说我打破一个框架。比如说舞蹈演员,大家都知道是在舞台上展示,在舞台上生存的。但我觉得不是。我在哪儿,哪儿是舞台;看得见我的地方就是舞台。我是在生活中都可以是舞台的。比如说我在家里坐着某一个位子,有人要看了我在那个位子就地就跳。比如说我跟老百姓在一起,在老百姓家,别人请了我吃饭,我用我舞蹈的方式,我就跟别人呼应了,我就用我舞蹈的方式,我就感谢了。在这种里面特别不一样的就是,与其说我超越了舞台的概念,还不如说是我回归了舞蹈的本质。所以你说所谓的人民性,舞蹈本身就是一种语言对话方式,其实只是用你的身体而已。作为一个真正的舞者,你无处不舞。

  其实如果说重新选择一次,我还会不会选择跳舞,首先我肯定会选择跳舞;另外我觉得包括,如果我们相信,有前生、有今世的话,我觉得我这也是选择了好几生、好几世,还在跳舞。在我舞蹈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它不是就那么短的时间。我现在20多岁,就20多年的时间,哪怕从一生下来就跳,到现在,我身上有的那种我觉得还没挖掘完的那种能量,不是说这一下,20年就能解释的。所以我相信这都是我一直以来的追求,和一直以来的寻找的东西。虽然说没有土家族的概念,就是在小的时候,但是特别是在我舞蹈的时候,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是我一直无法解释的。就是说特别我即兴的时候,我感觉到我身上很多那种能量,一些我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动作,甚至是没有看见过的东西,在我身上就特别自然的一下就全部爆发出来。那些动作的那些无形,甚至有那种他们说就是有一种空灵感,在这个里面,我想它是跟我的民族血缘是有关系的。因为土家族它的文化、它的民族文化里面,它的女性是占主导位置的,它的神都是女神。就是所有的女神,它本身就是舞蹈之神。所以在我现在有的时候跳舞,我一旦没法解释我身上的动作,那些能量从哪儿出来的时候,我想它就是跟我的民族,是有特别亲密的关系。其实所有的民族舞,都来源于民族生活里面的一些细节。比如说是插秧,就像土家族舞就这样。它特别简单,就是它就从这儿来。所以它们本身在民族里面的舞蹈,它们就是一种聚会,一种联欢,甚至就像大家请客的一个大宴席似的。所以他围着火圈跳舞,或者说是庆祝劳动以后的收获,或者庆祝狩猎以后的收获,这些都是在表达他们生活中的那些细节。包括你刚才说的那种挑山工的那种,挑担子的东西、挑柴的,还有苗族舞里面的那种,都是她的生活里面,她在生活里面她踩泥嘛。她们叫踏青啊。她都用这些东西,她本身她的动作,包括她的银饰的那种展示,这些都是有关系的。

  我觉得现代艺术最大的力量是,它并不是大家想象的说是离人远了,离生活远了,光玩思想了。其实也不是那样。因为你有思想,你重新认识了身体的意义,身体的价值,生命的意义。因为有这些,你应该回到人中间去,回到生活里面去。每一个舞者我觉得是这样的,你是有使命感的。你的使命感就是你会了跳舞以后,你要带给别人什么?如果你带给别人美的享受,它也是一种意义和目的。它不是你自娱自乐。如果你自娱自乐的话,我想有很多好的人,就是舞蹈很好的人,他们都可以,迪厅也是自娱自乐。但作为一个专业人士的时候,你在研究这个东西的时候,到最后升华到你去思考的时候,你最主要的是你怎么去给别人东西。我想我就是要,我要用最简单的方式、最有效的方式,让别人能跟着我跳起来、动起来。这对于我来说才有意义。

  你是不是热爱你自己?你热爱你的生命吗?你热爱别人的生命吗?你热爱这些大自然每一点、每一点东西的它们的存在吗?那你要是热爱这些东西的时候,你作为一个舞者来说,你的条件已经足够了。因为你心理条件足够了,你健康,无非其它话就是你会走路吗?会举手吗?好了,这些可以足够了。学跳舞吧!

  我认为每个人都是舞者。因为从生下来的时候,从我们生命有的那一瞬间,它本来就是在一种艺术状态有的。因为它在一种爱你,或在一种动感里面,所以我们才会有了我们的生命。而在这种元素上面,我们本身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身体的动作轨迹。就是不用传统的审美观念来看,不一定非要这样就是美,非要那样就是美。你就是特别。哪怕你是一种特别不同的,一种你身体的质感。但是每个人生命有自己的身体轨迹,而这种身体轨迹其实它本身就是舞蹈感。而恰恰就是因为我们对这种文化的发展,对某一种专业的越来越专业化的时候,就把这种东西给消磨掉了。因为舞蹈里面,它要说你节奏是什么样呀?你对舞蹈的动作、身体有没有训练啊?你膝盖直不直、脚背绷不绷啊?就是一切这种专业的东西,打破了很多人想学舞蹈的一个梦。把想舞蹈成为了一种梦。事实上这个舞蹈的东西是与生俱备的,每个人都有的,而且每个人都可以去跳的。所以对于我来说,我想做这个事情就是让每个人都来跳。我真正的目的和意义是我想告诉你们,你们都能跳。你们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体还有这种快乐,因为舞蹈是一种快乐。因为你不用它,你不要它的时候,你失去了一种快乐,失去了一种,另一种倾诉方式。

  我前一段去北航给上了一次课,那些大学生就兴奋的不行。我在北大上课,就是我给大学生上课的时候,我一讲,因为他们本来文化素质也比较好,一讲就通。他们会说大家把手举起来。好了,你们手举起来吧。你就看现在每个人手举起来,但是每个人质感都不同。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就是现代艺术,因为不同而诞生。如果我们现在全体全一样,你知道是什么吗?传统艺术。就这么简单。解释现代和传统就这么简单。我告诉你们怎么跳舞。把手举起来。好了,看见那些灰了吗?看见了。好,来,拿手指尖在灰里面钻吧。完了以后找到一个灰跟它说话。好了,把动作再做大一点儿,跟一群灰说话。其实就那么简单。当你从这一点点小东西一下开的时候,一切就开了。其实以此类推,就是每一个专业,你一下开的时候你会一通百通,什么事情没有那么复杂。

  到一个开啤酒,或者开葡萄酒螺丝脚一样,就抓回来。抓回来以后,呼吸,吐气;吸气,吐气;吸气,吐气。一个很多呼吸串联的动作。然后回,动作回到你的极限上。然后提胯,也是一个移动。整个身体移动到前,但身体的重心不要再送在前面去了,这里是空的。这里也是一个呼吸,划圈,起。

  其实《谈香形》是我生了孩子以后的第一个作品,也是我做的最完整的、最大的一个作品。因为它是一个现代舞剧,应该说。所以我用的是五个“JING”字。一个是镜子的“镜”;第二个“竞”是竞争的“竞”;第三个“静”是安静的“静”;第四个“境”是意境的“境”,境界的“境”;第五个“净”是干净的净,净化的净。其实这个来源于就是我说的,成为母亲了以后,你像一口潭。这个潭里面养育的生命和你对这些生命的思索,我就觉得我对生命的思索。像镜子的“镜”,它就是人对人的看法。就是你生存了、你存在了,我们大家都发现了自己互相之间的不同,还有互相之间的大同。

  所以就像大家,我的镜子的“镜”的表现的方式。其实我是用城市病来表现的。比如说搔痒症,一个人痒了,所有人都跟着传染了。或者说是恐惧症也是,一个人害怕了所有都害怕了,怕丢东西了,怕被光照了,老是藏着憋着这些很多心理话,不敢去暴露、去倾诉。就是从这些状态里面,就是人的那种各个方面,那种压抑的心理,或者说是不是特别明朗的心灵里面用镜子来测试他。所以我第一个用的镜子的“镜”。

  然后第二个竞是竞争的“竞”。就是说你一旦踏上了这条人生之路,你进入社会以后,在社会里面的那种节奏、那种竞争。第一段舞,像那个四人舞,就是你自己跟自己的竞争。你选择了你的生存方式,一种方式你很颓废,你马路牙子上待着,你会颓废。而第二种生存方式说,你很绅士,但是你沉迷于爱情,但你沉迷于爱情的时候,你就在女人的裤袜里面被锁住了。就像女人放的风筝,虽然有了方向,但是你也迈不出太大的空间。而第二段的竞争,是婚姻的竞争,空间的竞争。用一把椅子,婚姻,我们俩一站在上面,我们俩的空间都浓缩了。因为我们俩的空间要互相分割了,所以在这里面争那把椅子。其实争的是你在这个家庭里面的位置。然后这是竞争的竞。

  然后到安静的“静”,就是一个思索过程。包括那些人生百态,在长廊里面的那种静物,还有就是我个人的、跟另外一个女孩子的那种像照镜子一样的自我对话:我是谁?我是这样子的吗?我美吗?我会变老吗?就是有这样的一种人生命自己的一种对话。

  到最后那个境界的“境”,就是我们理想。我们还是有理想的,我们还是有愿望的,然后我们的理想、我们的愿望,就像那个小岛一样的。那种纯朴的、那种跟自然相融的生活,那种简单的、美好的那种快乐,所以就是那个大三角,大家像在岛里面,当时他们手里面都拿着鱼,所以每一个舞蹈演员,他们跟鱼在同一个岛屿里面共舞。所以鱼和演员那个时候是共同成为舞者的。在岛上人鱼不分的,那是一种,我觉得是一种理想。所以我就把那个理想,我就停在境界的境里面。

  然后到最后是干净,干净就是最后。当我出来,把整个一个舞台的大镜子拉上的时候,一切都恢复到平静。在我的手抚摸到那些小鱼缸游动的鱼的时候,那些光都灭掉了,就是一切都就像是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是干净,一切其实都没有任何波动过。所以我觉得净就净掉,就是说你可以有一个心理的过程,或者心理的历程。到最后你会发现,其实最重要的是你让自己完全的减压、减负,干净掉,然后重新开始。

  你选择了舞蹈的道路以后,就是一个艰辛的道路,因为它不像别的东西。就是你可以就是说练技术,或者说是用脑子,甚至是练字,你就练。但是舞蹈它有一点儿不一样,就是它一直是跟你自身的身体、肉体来做斗争的。比如说我们一般人,他举一个腿,他可能在90度。但你作为一个职业演员的话,如果在90度就说明了你身体的舞蹈语汇只限于90度的舞蹈语汇。但如果你到180度的时候,那你的这180度的语汇就打开了。就特别像你这本字典有多厚、有多薄。你要薄的话,你表达的语汇就只有这么多;你厚了的话,你的语汇就会更丰富。所以作为在学院里面,所有的就是说真正热爱舞蹈艺术,真正要在这个舞蹈里面要达到想自己用身体表达自如的这种舞者的话,他整个自己的艰苦就从心里面到身体都是双方面的艰苦,要出汗,甚至要流血。

  其实我们现在中国的现代舞的从事者虽然不多。舞者虽然不多,但是中国演员在国际上一直是最好的。就从你看拿的这些奖项都可以看,那么多次的法国现代舞大赛,金奖全是中国拿的。包括说在俄罗斯比赛,有几次,包括我参加那一届,都是中国演员拿的。所以中国演员在现代舞、国际现代舞界的位置,其实是很有位置的,而且属于是最好的演员。因为我们可能从小这种专业训练,科班出身的训练。包括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文化有那么多的东西可以表达,那么多有哲理,对生活的认识也那么丰富,中国人的这种油盐酱醋茶这些东西又那么多。

  所以作为创作来说,中国的编舞者虽然不多,也是很一流的。这个是肯定的。但国外就是,当我接触的这些里面,我觉得最主要的是他们大多数从事现代舞工作的人,他们的心态特别好,他们有个特别好的心态。虽然他在业务上有些东西,说实话,我们不一定接受或者喜欢。因为他们的生活比较单一,做出来的东西有的时候特别枯燥。但是有一点特别好,就是他们没有障碍。他们没有观念上的障碍,没有心理上的障碍。这一点我觉得是跟我们有点不同。我觉得我们的中国舞者有的时候心理压力大于他们。

  2004年我现在,是跟德国的柏林艺术节跟他们签约了一台现代舞剧。那个是一个预约作品。就是他们做全部的投资,然后我来做创作。但是那个是,还不是现成作品,是预约的。我想跟我母亲做一台,因为我母亲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舞蹈家,也是一个很好的编创者。所以我们俩做一台,我觉得这里面的意义特别深。第一,我妈妈现在已经快60岁了,她可能有20多年没有跳舞了。她是一个热爱舞蹈近乎于是一种迷信状态的、一个疯狂状态的,所以能让她上台,我觉得这个对于她来说,对于我来说,都是特别大的一种喜悦。这是第一个意义。

  第二个意义就是,作为都是做同样专业的人,然后我能够跟我妈妈同台,作为女儿这一生,我觉得它的这个意义也是特别大的。

  再另外第三就是,我们俩做一台,它对于传统的东西,对于我们从小的经历是一种复苏和回忆。因为我妈妈是传统舞,而且我这次就想用。我们俩是在贵州,在这里面包括我妈妈一直编了无数的贵州的民族舞,而且我妈是一个热爱民族极是的一个人。所以这一台舞蹈里面,我正好想做的,我是做现代艺术的,然后跟我妈妈的两种不同的东西,在舞台上的一些碰撞、一些相融。然后又互相的那种不同,就这些东西里面。包括她跳的是苗族舞的最基本的节奏,然后我用这个节奏里面,我可能跳的是爵士舞,跳的是HIP HOP,都有可能。就是这些东西的不同。然后又是两代人的这种变化,一个进展,一个变化,一种延续。就从舞蹈形式上是这样。再从立意上,我正好想叙述的就是一个民族的文化、一个民族的故事。因为在民族里面,特别是母亲,她是极其伟大的。她一旦有了孩子,有了女儿以后,女儿当满了18岁踏完青以后,作为母亲来说,这个女儿就接替了她青春的位置。她在青春的空间上,她就要让位。等女儿出嫁的时候,她要把她所有的银饰什么的都给女儿。然后每一代的延续,都是把她们上一代所有的银饰,就是她们的所有财富了,把这些东西全部给她的孩子。所以苗族到最后就是展示她身上挂多少银饰,就展示了她们家的财富有多少。所以就每一代、每一代,其实是一代一代这样相传。而这种相传里面,母亲在生活中的角色就退到一个老年角色里面去了。等于她就要开始承认自己的青春已经没有了,就直接退步了、退让了。所以在这个里面,我觉得是特别伟大,特别值得去做的一个东西。所以我2004年,我想做一个类似于春之祭。当然我的这个名字不叫春之祭,春之祭只是说对青春的一个祭礼的这样的一个东西。
 
 

(编辑:郭翠潇来源:CCTV.com)

  评论这张
 
阅读(152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